一秒记住【107文学网107wx.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吴妈问了一句,轻手轻脚地走到厨房门口,往里头悄**地望了一眼。

    一眼,眼睛便亮了。

    二爷,当真是老爷子几个儿子,更甚几个孙子中最好看的一个。虽然遇白少爷也俊俏,但只存在于俊俏。

    二爷不一样,他除了那股五官的俊美,身上还有一种深沉老练的男人气息。

    独属于寒沉,特有的魅力。

    看着正在做饭的寒沉,吴妈捂了捂心脏。

    要是她再年轻个二三十岁,说不定也能做二爷的红颜知己啊。她这个人不贪财也不贪权,独独喜欢舔颜。

    俗称——颜狗。

    沉迷美颜一辈子无法自拔。

    当时老爷子喊她来“照顾”二爷和夫人的生活,若不是看在二爷俊美,夫人漂亮的份上,她还不愿意来。

    她转过身,又悄**地折了回来,弯腰笑着拍了拍黎相思的手背。“夫人,您说二爷是不是从良了?结婚两年终于良心发现,知道自己家里还有妻子了?”

    话一出,吴妈觉得自己说得不对。“夫人,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太惊讶了。”

    岂止吴妈惊讶,黎相思也很惊讶。

    只是她性子清冷,情绪表达得计较内含,表面上看不出多余的神情。

    正在吴妈绞尽脑汁思考如何开口,才能将自己数秒前那句无脑的话收回来,又能说一句准确表达自己意思的话的时候,寒沉端着一碗面从厨房走了出来。

    隔得远,她闻到了香味。

    看着寒沉将番茄鸡蛋面放在桌上,相继又摆好了鸡蛋羹,水果沙拉,吴妈抽了抽嘴角。“二爷,这都是您做的……”

    “嗯。”

    寒沉在黎相思身旁坐了下来,将筷子递到她手边,“尝尝味道。”

    筷子的尖端碰到她的虎口,黎相思才抬眼看了看寒沉。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惊喜踌躇,徘徊犹豫,总之百感交集。

    她接了筷子,在他注视的目光下低下头吃了一口。

    味道,好像真的很不错。

    寒沉也会做饭吗?

    他一心专注于工作,三年前成为“韩氏集团”总裁后,愈发巩固自己的位置。

    用工作狂来形容他,很贴切。

    这么忙的人,也有时间学做饭?

    这般刚刚好的味道,不是一两天可以做出来的。

    她是黎家的大小姐,从小到大十指不沾阳春水,以前妈教过她做饭,学了好多天都没有学会。爸就直接对着她说:没什么好学的,相思不需要下厨,她的手是用来画设计图的。

    自那以后,她就没再进过厨房,也没再有过要学习做饭的念头。

    “好吃吗?”

    黎相思点点头,抬眸又看了他一眼。

    一贯深邃的眸子,她似乎从中看出了几丝亮光。犹如黑暗中的一颗星辰,格外耀眼。

    门铃响了。

    黎相思被拉回神,正要起身就被寒沉拉了下来,“吴妈去开门,你吃饭。”

    将鸡蛋羹挪了过来,“尝尝这个,都是你喜欢吃的。”

    黎相思看着他,再次点了点头,拿起勺子挖了一勺鸡蛋羹,放进嘴里尝了一口。

    入口即化,似棉花糖那般软。

    寒沉什么时候厨艺这么好了?难不成以前他经常做饭吗?

    应该不会,否则吴妈不会这么惊讶。吴妈在韩宅待了几十年,也算是看着寒沉长大的。

    ——相思?

    颜城的声音传了进来。

    黎相思将勺子放下,起身时看向寒沉,“颜城来了,我先去见见她。”

    她的恭敬,让他有些心疼。

    终究是他两年的薄凉与冷漠把她伤害到了,才会让她有这么一层疏离的胆怯。

    摸了一下她的脑袋,只能简单地回:“嗯。”

    黎相思稍稍一愣,朝他礼貌地笑了一下,而后离开了餐厅。

    刚走到餐厅外的廊上,就看见不远处风尘仆仆的颜城朝她跑了过来,直接冲进她怀里。

    靠近她,便紧紧地搂着她。

    “相思……”

    黎相思蹙了蹙眼眉,被她抱得有些喘不过气。她拍了拍她的后背,“城城,你不是去纽约时报实习了吗?怎么突然回来,昨天傍晚才和我通了电话,说你正在美国给街拍的模特采访。”

    现在京城时间将近八点,那她就是连夜坐飞机赶回来的。

    头发有些乱,衣服也是乱糟糟的。

    不会是……

    黎相思将她从自己怀里扯了出来,细细地打量着她的脸,“有人欺负你?”

    黎相思平时一贯的声音比较平缓,大家闺秀那般静巧。动了气的时候,话语铿锵,有一股震慑的力道。

    颜城听着她的音色,知道她是在担心她,“没有。”她抬眸,看着女孩精致的脸。

    上辈子她就死在她怀里,谁也不知道她的心到底有多疼。

    是啊,她回来了,重生了。

    眨眼间便从相思第十年忌日的墓地,变成昨晚她身处纽约的场景。

    反应过来后,她立马订了机票飞回来,一下飞机就往“梅园”里跑。

    因为她记得,上辈子的今天,寒沉将会在中午回来。

    他回来后的第二天,黎相思生了一场大病。

    心病。

    她记得,上辈子黎相思将一生都给了寒沉,就连死,都是死在钻石矿场。

    那时寒沉自创了珠宝公司,黎相思为了帮他,不仅没日没夜画设计图,还连日奔赴国内外不同的钻石矿场寻找原材料。

    最后一次,在“永城”的矿山里,黎相思便睡在那,再也起不来了。

    矿主给出的解释:矿山崩塌,压死了人。作为赔偿,将矿山赔给了黎相思的夫家,也就是寒沉。

    她第一时间跑到矿场,把她的尸体带回来,放在房间不准火化,不准下葬。

    一星期后她饿晕了,黎相思的尸体被寒沉带走,被火化,埋葬在那片海棠墓地里。

    她恨寒沉,上辈子恨了他整整十年。

    不是他,相思不会死。

    这辈子,她回来了,她会保护好自己最爱的朋友,宛如亲人般的朋友,她的黎相思。

    黎相思看着颜城,一贯俏皮灵动的眸子此时此刻却染了几分尘埃,看起来晦暗不明。

    “真的没事?”她觉得颜城在骗她,“没事就跟我去吃早饭,先洗个澡还是先吃饭?”

    “洗澡。”颜城吸了吸鼻子,又摸了一下黎相思的脸。

    一张有温度有血色,存留着生机的脸。

章节目录

寒太太又生我气了黎可夕寒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07文学网只为原作者黎相思寒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黎相思寒沉并收藏寒太太又生我气了黎可夕寒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