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107文学网107wx.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京城传闻,韩家出了一个爱情疯子。

    三个月前,“Heyday”集团一位实习新人,无意间说了一句“寒太太真好,咱们寒总真幸福”,便被直接转正年薪加成。

    三年前,与“Heyday”集团合作的老总,只不过说了句“能娶到寒太太,寒总三生有幸。”,连让利的条件都没谈,合同就成了。

    这十年来,京城上流圈子似乎有了一个不成文的协定——凡见到寒沉,必夸黎相思。

    **

    金秋九月,桂花飘香。

    “Heyday”集团于五天前挤入世界十强,成为国际有名的“珠宝王国”。

    因此,想抢占这次国际娱乐头条,采访“Heyday”集团总裁寒沉的媒体争先恐后来到集团外蹲点。

    清风卷起掉落在地面的桂花,将无形的空气缱绻上点点酥香。

    一辆帕加尼Huayra在集团门口停下,栖身广场蹲点的媒体簇拥而上,所经之处惊涛骇浪卷起千堆雪。

    车门打开,男人修长的身影由内而外显露。

    一身高定的宝蓝色胸口带刺绣的西装,将他整个人衬得越发挺直,高大的轮廓总给人一种压迫的韵味。

    但寒沉一贯面容慈善,加上他足以击败娱乐圈男星的俊容,初见他的人,都会觉得他平易近人。

    “寒总,我是鑫华娱乐的记者,对于Heyday成为珠宝王国,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寒总,悦方娱乐记者美兰,请问您是如何在十年之内让Heyday的子公司一举成为全国十强的珠宝王国?”

    “寒总,对于您采取的方法和措施,能透露几分吗?”

    熙熙攘攘的嘈杂声,伴随着媒体记者们相互拥挤的窸窣,在寒沉下车的那一刻不间断回响在大门口。

    男人以一贯的神情,朝着四位安保身后的广大媒体朋友笑了笑,旋即转身离开。

    喧闹的人群,此时突然爆发出一道喊声:

    ——寒总,您的成功是源于寒太太对吗?听说寒太太以前是珠宝设计师,天选之女。因为有她,所以才造就了现在的您!

    一瞬,周围此起彼伏的声音突然回落,大家不约而同地垫脚张望这个大声嘶吼的女人。

    还没等他们找到,就听见原本已经转身离开的寒沉,不知什么时候又折了回来。

    站在安保前,笑得很温和,礼貌性地伸手指了一下刚刚说话的女人。

    悠然,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您是哪一家娱乐公司的?”

    被点名的女人恍惚地看了一眼寒沉,颤了颤手指尖指着自己的脸。“我、我是星辰报社……”

    “不计麻烦的话,请到二十五楼的总裁办等我半个小时,我可以给您一个专访。”

    全场一片哗然。

    “真、真的吗?”女人瞪了瞪眼睛。

    寒沉笑了一下,示意让她别紧张。朝身旁的助理点了下头,便转身进了公司大门。

    林助理:“您跟我来,我带您去总裁办。”

    女人还没回过神,愣了好一会儿才把手指从脸前收回来。软着一双腿从安保处走了进来,跟着助理进了公司。

    被拦在门外的一大群记者面面相觑。

    拉住星辰报社的摄影师,“你们走后门了?”

    接着又有人质问:“不起眼的报社,不入流的小记者,走的什么后门?”

    摄影摇摇头,“不知道,她是新来的实习记者。前几天得知这个消息时,她向主编自荐,说有把握拿到寒总的专访。”

    往前走了几步,又想起来一句。“她说她有个同学是京城上流圈子的,知道圈子里一条不成文的协定,至于是什么,我不清楚。”

    摄影师旋即也进了公司大门。

    **

    半个小时后,总裁办公室。

    林助理将门推开,随着寒沉一块儿走了进来。

    他将文件合上,放在办公桌面。朝刚刚站起身的记者礼貌道了句:“您有半个小时时间,十一点前寒总要离开公司。”

    “好的好的,谢谢您。”记者连忙点头,别说半个小时,就算只有五分钟她也高兴得跳脚。

    摄影机摆好。

    记者小心翼翼地坐在寒沉对面的沙发上。

    男人虽然将近四十岁,少了那股年轻的意气风发之味,但平添几分经历岁月洗礼后,沉淀下来的深沉。

    愈发的吸引人。

    他如财经杂质封面上一样,也如同媒体影视界传闻,待人友善,平易近人,总是带着淡淡的笑。

    前几天她的好友同她讲了一条外界不知,仅流传于贵族圈子的无声约定——见寒沉,必谈黎相思。

    拿着话筒,“寒总,听说您和寒太太特别恩爱,珠宝王国的建成,寒太太背后有没有出力呢?”

    男人不假思索,笑道:“将Heyday集团珠宝子公司推上国际平台,是我太太十八岁那年画的一份作品——Only。”

    “Only,唯一的挚爱。寒太太很爱您,把她的情意都书写在作品里。”

    男人带着笑意的桃花眸冷却两分,露出几抹失意,抬眸时又变成一贯温和的模样。“她很爱我,一辈子都只爱我一个人,也爱了一辈子。”

    记者笑,“寒总说笑了,您而立之年,寒太太正值风情之岁,您两的一辈子还长得很,余生还能相爱相伴下去。”

    寒沉的眼前是一扇落地玻璃窗,抬眸就能看见窗外的蓝天白云,高耸的帝国大厦。

    天空有一架飞机划过,将堆积的云朵撕裂,割断出一条长如银河的白线。

    恍如长满彼岸花的黄泉之路,将阴界和阳界的两类人分隔,永不相见。

    **

    十一点,帕加尼Huayra离开了集团。

    京城街道两旁种植着桂花,芳香溢满在空气中。

    帕加尼穿越过京城的街道,行驶进入国道,沿着安静的柏油路,来到“海棠墓地”。

    最终停在一棵年老的海棠树下。

    寒沉从后车座下来,林助理跟在他身后,一前一后往墓地深处走去。

    天色有了几分转变,灰色的云被西南风刮了起来,卷在墓地的头顶。

章节目录

寒太太又生我气了黎可夕寒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07文学网只为原作者黎相思寒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黎相思寒沉并收藏寒太太又生我气了黎可夕寒冽最新章节